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澳门白家乐 > 老照片 > 正文

填仓节随感

时间:2019-07-13 10:25来源:老照片
由于每年都是待在学校里,对于填仓节的记忆,越来越发淡忘了。 记忆中仅存的是儿时清早爸爸就回打扫干净粮仓上的灰尘,搬着一张板凳,把一碗米饭高高的举放到粮仓的顶端,其他

由于每年都是待在学校里,对于填仓节的记忆,越来越发淡忘了。

记忆中仅存的是儿时清早爸爸就回打扫干净粮仓上的灰尘,搬着一张板凳,把一碗米饭高高的举放到粮仓的顶端,其他的就是姐姐的同学中一个名字叫做“满仓”的男生的名字,他生日就在填仓节这一天。

今年,很难得本想能在家里过上填仓节,可又到了市里的姐姐家,远离了乡土的气息。原以为家里已经十几年没有了粮仓,父亲对于填仓节的热衷也会渐渐冷淡下去,可事实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父亲是农民,但也是上过高中的,在乡间同龄人中也算是有文化的,而且曾经是班长兼团支书,只是没有参加高考成了父亲终生的遗憾。所以他总是鼓励我们学习,学习,再学习。小时候家里条件比较困难,父亲身体不好,正当壮年就患上了高血压,所有重担都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习惯了帮家里干些农活,我总想自己要是个男孩子该多好,可以长的壮壮的,也可以不去上学就在家里帮爸爸妈妈。想总归想,但从来没敢说出口,因为爸爸总是说“哪怕我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们姐妹三个读书!”我们也都知道,这是爸爸一辈子的心结。我们还算争气吧,成绩都不错。97年大姐考上了省重点大学,这是为我树立真正目标的开始。相继的,我们都成了大学生,这也算是圆上了爸爸年轻时的梦。

时隔多年,难得赶上家里的填仓节,这似乎更像是父亲的节日,从初五就开始念叨,做填仓节的准备。没有了粮仓,饭食要供奉在哪里,供奉什么样的米饭和菜。我这才发现,不再种地的父亲依然是个农民,真正的农民。他对土地爱的是那么深沉……

编辑:老照片 本文来源:填仓节随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