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澳门白家乐 > 老照片 > 正文

西部石窟保存状况及综合保护防治对策之三西部

时间:2019-10-21 09:19来源:老照片
一、西部石窟的基础工作 我国十分重视石窟基础调研工作,50年间,我国西部石窟基础调研工作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初期,以考古调查为主的基

一、西部石窟的基础工作

我国十分重视石窟基础调研工作,50年间,我国西部石窟基础调研工作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初期,以考古调查为主的基本调查工作;第二阶段,20世纪80年代初期至今,实施了石窟考古、保存状况、自然环境条件及工程地质条件等多领域的综合调查工作。

西部地区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的石窟国保单位基础调研工作实施比较全面、比较好,比如:克孜尔千佛洞、库木吐喇千佛洞、柏孜克里克千佛洞、莫高窟、榆林窟、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大佛寺石窟、慈善寺石窟、皇泽寺摩崖造像、千佛崖摩崖造像、南龛摩崖造像、乐山大佛、大足石刻等。

其他石窟的基础调研工作严重缺乏,尤其是第四、第五批国保单位的部分石窟,基础调研工作极其缺乏,有些石窟基本上没有开展调研,比如:克孜尔尕哈千佛洞、森姆塞木千佛洞、文殊山石窟、水帘洞石窟、大象山石窟、南石窟、水宁寺摩崖造像等。

考古调查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的石窟国保单位及大型石窟的考古调查工作做得比较好,第四批、第五批石窟国保单位及小型石窟的考古调查工作只做了部分考古调查工作或基础考察工作,但是,大部分石窟的考古调查工作十分欠缺,即使考古工作进行较好的石窟,考古调查的全面性、深入性仍然需要进一步的工作。西部石窟西北部,尤其是新疆地区、甘宁地区的石窟考古调查工作做得好一些,四川地区的石窟考古工作重视不够,考古调查工作开展的较少,近几年开始注重四川地区石窟的研究,逐步开展了巴中南龛摩崖造像、水宁寺摩崖造像、广元千佛崖摩崖造像、皇泽寺摩崖造像等石窟的考古调查工作。

测绘及工程地质条件调查20世纪50年代的云冈石窟保护和80年代麦积山石窟保护工作开始了测绘和工程地质条件调查工作,测绘和工程地质条件调查工作与石窟保护工作的重要性逐渐得到重视。西部石窟测绘与工程地质条件调查工作基本上与保护工程联系在一起,实施过保护工程的石窟,一般都进行过测绘和工程地质条件的调查工作;但是没有实施过大规模保护工程的石窟,一般没有开展测绘和工程地质条件的调查。因而,西部石窟测绘与工程地质条件调查工作仍是十分薄弱,远远不能满足制定西部石窟保护工作计划的要求。

石窟环境条件监测及调查西部石窟只有敦煌莫高窟、库木吐喇千佛洞、大足北山摩崖造像、宝顶山摩崖造像等很少部分石窟安设了环境或小环境监测仪器;其他石窟没有或只有简单的环境监测仪器石窟环境条件监测及调查基本上选取当地环境监测站的成果。

保护规划编制文化遗产地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到20世纪90年代末期才得到重视与开展,西部石窟中只有莫高窟、慈云寺石窟、钟山石窟、大足石刻、乐山大佛、安岳石窟等少部分石窟实施了保护规划编制工作,大部分石窟保护单位未进行保护规划编制工作。

二、西部石窟保护工作状况

以1952年~1953年大足石刻北山摩崖造像保护长廊建设为标志,我国逐步开始了全面、系统、科学的石窟保护和研究工作,1963年~1966年敦煌莫高窟576米崖面和354个洞窟的加固与维修;1982年~1984年麦积山石窟岩体加固工程;1986年~1990年克孜尔千佛洞第1、2期加固工程;1991年~1999年大足石刻北山治水工程和宝顶山观经变崖壁岩体加固工程等具有代表性的石窟保护工程针对石窟遗址的特点和要求,逐渐形成了一套科学的工作程序和规范要求,为建立以石窟遗址保护为主的岩土遗址保护学科建设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主要解决的问题

过去50年间,西部石窟保护工作的目的是抢救性加固保护,消除或减缓石窟的破坏因素,延长石窟的保存寿命,主要是解决五大类型问题:①石窟载体岩体的稳定性病害,包括层理、节理、构造裂隙、卸荷裂隙等各类裂隙切割造成的开裂变形位移及失稳;风、水侵蚀凹槽悬空诱发的失稳等稳定性病害。②水流侵蚀病害,包括大气降水的直接冲刷;面流水的倒灌侵蚀;裂隙渗水的淋滤、溶蚀;地下水和毛细水的返渗等水流侵蚀作用;③风化破坏病害,包括日照、风砂、温差、干湿、冻融等引发石窟载体岩体、造像、题刻、壁画、彩塑产生的龟裂、起甲、酥碱、空鼓、剥落的各种理化破坏;④生物侵蚀病害,包括霉菌、地衣、苔藓等低等植物在阴湿部位繁衍生存而引起破坏作用、高等植物的根劈作用、昆虫在裂隙中穴居、飞禽与蝙蝠的抓挠及排泄物污损和蛇鼠掘穴等;⑤其他突发性破坏,包括洪水、地震等突发因素。

采用的工程技术手段大致分为结构加固、水害治理、风化治理、改善治理环境和本体修复等五大类。

保护工程措施

自1953年宝顶山毗庐洞洞窟坍塌岩体修复加固保护工程开始,50多年来,西部地区共进行了200余项石窟寺保护工程,其中90%是1980年以后进行的,绝大部分为抢救性保护工程,并以龛窟加固与水害治理为主,缺少系统性和预防机制。整个西部地区的石窟寺保护工作严重不足,有些石窟甚至从未进行过保护工程,如新疆的库木吐喇千佛洞、森木塞姆千佛洞,甘肃的水帘洞石窟等。

加固保护工程:针对石窟载体岩体稳定病害整体做过或局部做过加固工程的石窟寺有克孜尔千佛洞、柏孜克里克石窟寺、莫高窟、榆林窟、东千佛洞石窟、西千佛洞石窟、天梯山石窟、马蹄寺石窟、文殊山石窟、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北石窟寺、须弥山石窟、大佛寺石窟、皇泽寺摩崖造像、广元千佛崖摩崖造像、毗庐洞摩崖造像、乐山大佛、大足北山摩崖造像、宝顶山摩崖造像等20处。

水害治理工程:针对水流侵蚀病害全面做过或局部做过水害治理工程的石窟寺——克孜尔尕哈千佛洞、柏孜克里克石窟寺、莫高窟、榆林窟、西千佛洞石窟、天梯山石窟、马蹄寺石窟、文殊山石窟、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南石窟寺、北石窟寺、须弥山石窟、慈善寺石窟、钟山石窟、皇泽寺摩崖造像、广元千佛崖摩崖造像、南龛石窟、卧佛院摩崖造像、毗庐洞摩崖造像、乐山大佛、大足北山摩崖造像、宝顶山摩崖造像等23处。

防风化保护工程:针对造像和壁画风化病害做过或局部做过防风化治理工程的石窟寺有榆林窟、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须弥山石窟、慈善寺石窟、南龛石窟、卧佛院摩崖造像、宝顶山摩崖造像等8处。

整治工程:对石窟环境做过或局部做过治理或改善工程的石窟寺有克孜尔千佛洞、克孜尔尕哈千佛洞、柏孜克里克石窟寺、莫高窟、榆林窟、西千佛洞石窟、天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大像山石窟、须弥山石窟、大佛寺石窟、慈善寺石窟、钟山石窟、南龛石窟、卧佛院摩崖造像、毗庐洞摩崖造像、大足石刻、花山岩画等18处。

修复保护工程:对残损造像和壁画做过或局部做过修复加固工程的石窟寺有莫高窟、榆林窟、东千佛洞石窟、西千佛洞石窟、天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大像山石窟、麦积山石窟、须弥山石窟、乐山大佛等10处。其中,甘肃的莫高窟、榆林窟、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宁夏的须弥山石窟,陕西的大佛寺石窟、慈善寺石窟,四川的南龛石窟、乐山大佛,重庆的大足北山摩崖造像、宝顶山摩崖造像等都进行了大量文物保护工作,使这些石窟中的各类遗存,如造像、壁画等得到了较为妥善的保护。

三、安全防护及消防工作

我国石窟的安全防护一直采用传统或原始的人盯看护的办法,存在很多漏洞。近几年,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文物保护安全专项资金的投入,以及对石窟安全保护的重视,逐步安设监控系统,实施技防与人防相结合的措施,大大提高了石窟的安全防护形势。但是由于经费的限制,安装监控技防系统设施的很少。

大足的北山摩崖造像、宝顶山摩崖造像、安岳的毗庐洞摩崖造像、广元千佛崖摩崖造像、皇泽寺摩崖造像、乐山大佛、麦积山石窟、敦煌莫高窟已经安设了监控技防系统设施;列入计划准备安装的有新疆克孜尔千佛洞;其他石窟没有或没有列入计划安装。石窟安全防护设施依然简陋,安全保护工作十分艰巨。

编辑:老照片 本文来源:西部石窟保存状况及综合保护防治对策之三西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