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澳门白家乐 > 历史百家乐 > 正文

被捆绑的手艺:制笔技艺的当下境遇与发展路径

时间:2019-07-13 10:26来源:历史百家乐
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这里是指具有一定行业知识的民众或者说文化持有者通过交流、展示及舆论等自发途径形成的社会评价体系。民众的评价体系是通过民众评价活动的相互传播、互动

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这里是指具有一定行业知识的民众或者说文化持有者通过交流、展示及舆论等自发途径形成的社会评价体系。民众的评价体系是通过民众评价活动的相互传播、互动作用形成的。“民众评价活动就是众多个体针对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评价并通过传播中双向或多向互动显现出群体主体作用的(社会)评价活动。”44民众生活在一定的民俗社会中,在这个特定地域其评价活动迅速传播、互动,形成体现整个群体意志的主导舆论。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虽然不能等同于个体评价活动,但与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不同,不具有超个体评价活动的形式,总要通过个体评价活动体现出来。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是在个体评价活动传播的互动中形成的。简单说来,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就是一种民俗文化基础上形成的一种评价体系,它依据的是传统文化规范、习俗,是文化持有者的内部眼界影响下的一种评价机制。“文港就是这么大一个地方,哪个人制笔怎样,大家心里都有一笔帐,不用去打听,也用不着看他制的毛笔。”在文港这个特定的民俗文化社会中,人们对某人的技艺水平了然于胸,每个人都对彼此“知根知底”,每个人心中都“有杆秤”,也许不一定能够说出多少理由与道理,但长期浸润在这个熟人社会中,人们每天从事的活动是毛笔生产、销售,谈的话题也是毛笔,因而心中记载了一页页关于笔工与毛笔的故事,因而,人们凭“感觉”就能感受文港笔业社会的脉动。也就是说,民俗社会中任何人的技艺水平,当地民众都耳熟能详,对民俗场域中的“奇人轶事”都有一个相同的评价倾向。

民众社会评价体系的“权威”主要通过良心机制和强制力量机制发生作用,或者说通过民俗的“监视”及惯性影响发生作用。“人们随时都在互相监视民俗的实施情况,每一个人的民俗行为都是处在别人的监视之下……任何一个人,只要他违背了当地的风俗习惯,大家都会将他拽回民俗的轨道上。”对于那些通过非法途径猎取名誉的人,民俗会形成一个封闭的系统,将其排除出去,或者“压迫”其自觉反省,返回民俗社会的正常轨道。相对于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的公开、正式、强制,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也许更隐性、更世俗、更温情,但其影响的范围更加广泛,只要生活在一定的民俗社会环境中,都无不受到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的无形影响。当然,现代社会理性的迅速发展,民众社会评价的影响日趋弱化,民俗的这种作用也渐趋消隐,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新一代的年轻人开始逐步“疏远”祖传的手艺。笔者调查发现,在文港,从事毛笔制作的大多是中老年人,但很难找到80后的年轻人。

社会评价体系是社会价值观的内在反映,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民间文化享有者、传承者的社会地位、身份认同,从而影响传统技艺的有效传承。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依据商业文化的标准,注重的是产量、利润、标准,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依据民俗文化的标准,注重的是技艺、情感、个性,但在现代社会,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是主导,这样必然捆绑传统制笔技艺的发展。因而,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代表性符号的毛笔,在现代技术社会商业化、功利化、标准化的驱逼下,逐步丧失了原有的神圣与灵性,只能在恋旧心理的偶然顾念下,闪烁出短暂的炫目之光,而更多时候,被无奈地摆上艺术祭坛,越来越远离人们的日常生活。

三、制笔技艺的可能发展路径

人类从一诞生时起,每一个技术进步实际上都在不断调适或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前技术社会人类的活动基本能够顺应自然,人与自然的关系还比较协调,发展到现代技术社会,“由于现代技术一般是对敌对的或至少是中立的自然界进行有意识、有目的的改造,从而实现自然界的‘人化’”,自然界的这种‘人化’因人类竭斯底里的欲望不断膨胀,技术异化严重,使人类生活变得单调、机械、缺乏安全感。

在现代技术社会,经济全球化人类相互依赖加强,物质财富迅速增长,整个世界都可以共享高科技发展的成果,可以享用统一标准的物质生活,但同时,人们也在承受着全球化生活的单调和精神的匮乏,地方性的个性化的文化逐渐湮灭。因而,伴随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反文化全球化的愿望也日益强烈。有的学者甚至上升至民族性的高度来审视其文化多样性保护的价值与意义,“民族文化是民族存在的标志,当任何一种文化失去其‘民族性’时,它作为一个独立的文化也就不存在了。”这样作为民族文化基层部分的传统手工艺,即根部文化,是具有情感、饱含温暖的体化实践的产物,也是具有人的品性和体温的一种个性化的文化符号,它适应了现代人的精神文化需求。人们不再视其为现代生活的绊脚石,而看成是现代生活的重要补充,开始真正领悟“在人类所有一切能够谋生的职业中,最能使人接近自然状态的职业是手工劳动”。甚至人们不再执拗于“怀旧”情结的偏见,不仅仅视其为一种文化,还把它看成是一种与现代生活齐驱并进的生产力。“手工艺的根本是生产技术,它的存身之本是物质生产活动,在本质上和现代生产技术一样,是一种生产力……手工艺是精神文化和生产技术的统一体,难分轩轾。”

就今天的毛笔制作技艺来说,虽然引进了不少现代技术,但手工劳动仍是主体,是一种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传统手工艺。相对机械来说,毛笔制作这种手工劳作更具个性、创造性。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认为“手与精神相联系,而机械只不过是物质,在决定性的命运中所能起作用的是其作为。手是有生命的,而机械是无生命的。缺乏顺应性又没有创造性,这是由其本质决定的” P72-73。对比机械的笨拙,手更加灵活,能创造具有个性的手工艺品,文港毛笔制作艺人李小平也在实践中领悟了其中的区别,“毛笔行业比较特殊一点,是一个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这决定了它没办法用机械化操作。每个人的手感不同,做出来的风格也不同,毛笔的软性更能渲泄每个人的感情,它更具个性,不可能标准化……”

对同一化物质生活的叛逆与悖反,促使人们更加重视精神文化追求,为传统手工艺的发展营造了一个复兴的时机。因此,笔者认为毛笔制作技艺未来的发展仍会遵循民众工艺的方向。“民众工艺的特色:一、是为了一般民众的生活而制作的器物;二、迄今为止,是以实用为第一目的而制作的;三、是为了满足众多的需要而大量准备的;四、生产的宗旨是价廉物美;五、作者都是匠人”。 59当然毛笔制作技艺不可能完全与上面五个特征吻合,在表现形式上会有所变化,实用工艺的性质不会变,但也萌生了欣赏工艺的成分。毛笔制作实质上是一种以市场为导向的民间工艺,书写用途的转型也就内在地决定了毛笔制作的走向。毛笔诞生之初其用途主要是用于记事,满足人类生产生活的需要,因而毛笔制作是一种实用工艺,随着社会的发展,毛笔与日常书写逐渐分离,由原来的日常书写工具变成了艺术载体,欣赏功能逐步增加,这样毛笔制作也必然需要适应书法艺术的发展而演变。笔者在文港文化用品商城调查发现,不少毛笔几乎偏离实用工艺的方向,其功能与其说是用于书写,不如说是广告、宣传的成分更多。像那些大如扫帚、小如铁针的毛笔,不能不让人把它与宣传展示、吸引眼球的意图联系起来。还有很多用高贵材料制作的、注重毛笔附加值的毛笔,如精心雕刻的笔杆、高贵华美的笔盒等等,作为装饰品、礼品的可能性更大,或者说交际符号的功能更大。这些绚丽多姿、形态各异的毛笔其实用价值并不高,不少甚至很难写,制作过程中实用功能几乎不是首要的考虑。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毛笔的艺术功能会取代其实用功能,无可否认,其实用功能仍是主要的。因而,毛笔作为一种民间技艺的大众文化走向是可能的,只不过在形式上需要“改良”。

“如果工艺的文化不繁荣,所有的文化便失去了基础,因为文化首先必须是生活文化。”6因此,毛笔及其制作必然走向大众化、生活化,成为一种民众工艺,当然这种民众工艺不是取代机械生产、电脑技术,而是与之相辅相成,满足人类在物质生活水平相对丰富基础上对精神文化的多元需求。因为毛笔制作技艺被肯定,“主要是工艺本质和存在方式、价值的被肯定。它对人的灵魂的观照,它对自然真切的感受,它对历史的传承,对直觉经验的重视,它的制作过程给人带来的愉快,都无不直指人类的精神深处。因而现代人对手工艺的需要并非是物质的需要和对其有用性的需要,而更主要的是表现为一种精神上的需要”。基于此,未来毛笔制作技艺的发展,可以说是民众生活的调节剂,满足民众对传统手工劳作亲切体验和感受的需求,填补人们对日益远离的手工劳动的止于想象的精神空缺。当然,这不仅是一种基于怀旧或美丽想象的“海市蜃楼”,而是一种更具适应性更具魅力的,与现代生活携手并进的民俗文化,“是一种流动的、不断变迁的生活文化,时代不同,它的内容和表现形式也不同”。毛笔制作将在实用的基础上,与时俱进,更加适应市场需求,注重装饰性、艺术性,既要满足书画家的专业性用笔需求,也要满足书画爱好者的普及性用笔需求,还要满足普通民众欣赏性的多元化毛笔展示需求。甚至制笔技艺本身也可以成为普通民众感受和走近传统手工艺的过程,成为体验生活和享受劳动成果的过程,成为抵制标准化、展示个性的精神渲泄和文化创造过程。

吕霞.文化生态与艺术传承.青海民族研究,2009(03):113.

文先国.笔都轶事.美术报,2006-10-21(第16版).

陈良学.明清川陕大移民.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343.

谢萌,吴国华.关于毛笔制造业的调查报告.邱振中.书法与中国社会.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60.

唐家路.民间艺术的文化生态论.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 44.

张法.书法何为——论书法在古今社会文化中的变迁和在全球化时代新位的重建.邱振中.书法与中国社会.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8.

易铭.江西文港制笔业显现“集群效应”.消费日报,2008-4-15(A04).

许良.技术哲学.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24.

陈新汉.论社会评价活动的两种现实形式.天津社会科学,2003(01)

陈新汉.论权威机构评价活动的机制.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07):118.

万建中.民俗文化与和谐社会.新视野,2005(05):80.

F.拉普.刘武等译.技术哲学导论.沈阳:辽宁科学出版杜,1986:143.

于沛.反“文化全球化”——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对文化多样性的思考.史学理论研究,2004(04):28.

卢梭.李平沤译.爱弥儿:论教育(上卷).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05):263.

杨斌.手工艺是文化,更是生产力.美术观察,2010(04):8.

柳宗悦.徐艺乙译.工艺文化.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方李莉.新工艺文化论:人类造物观念大趋势.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5: 117.

艾亚玮,刘爱华,张成玉.文化生态的迁变与瓷板画艺术发展路径探究.装饰,2010(06):117.


访谈对象:周茂水,男,1975年生,初中文化。访谈时间:2010年7月12日。访谈人:刘爱华。

这里的个性是针对文化一体化或标准化而言的文化的地域性、排他性。

访谈对象:李小平,男,1973年生,中学未毕业。访谈时间:2010年4月28日。访谈人:刘爱华。

编辑:历史百家乐 本文来源:被捆绑的手艺:制笔技艺的当下境遇与发展路径

关键词: 澳门白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