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澳门白家乐 > 历史百家乐 > 正文

十一、慈禧太后与京剧

时间:2019-10-05 21:32来源:历史百家乐
太后给中国人民的印象是极端不好的,在她统治中国的那些年里,内忧外患风风火火,而她也很不争气地不能摆平。在她执掌大清的那段时间里,卖国的事已成了小儿科。那么,真实的

太后给中国人民的印象是极端不好的,在她统治中国的那些年里,内忧外患风风火火,而她也很不争气地不能摆平。在她执掌大清的那段时间里, 卖国的事已成了小儿科。那么,真实的慈禧太后到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真的愚蠢,还是在动乱中只能愚蠢?她的为政举措是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值一提?作为 一个“女皇”,她肯定是不同于其他帝王的。女人本就是感性的动物,从现在来看,她的许多做事方法都与她的爱好有关,她的爱好就是京剧。 1.慈禧太后:超级“票友” 1901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城,曾经邀请他们决一死战的慈禧太后匆忙逃往西安。但在西安,这位西太后却并没有因为逃跑的耻辱而让自己安静下来,吃住上依旧按照在北京时的讲究,同时,他还下令陪同人员,每天必须要有自己喜欢的京戏听。 大清末期时的西安恐怕只有逃犯才去,西风黄沙中,慈禧太后一面吃着东西一面看着戏台上演员们的摸爬滚打,似乎完全忘记了大清的老巢已经被外国人占据着。 而在北京,八国联军总司令瓦德西也欣赏了一次这位中国第一女人非常喜欢的京剧。陪他欣赏的是中国的一群奸商。据说,这次瓦德西所谓的欣赏只在几秒钟内就变 成了煎熬。但出于礼貌,瓦德西的屁股始终没有离开椅子,直到一场结束。 这位外国军人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在嘈杂震耳的锣鼓声中,一群把自己的脸画得花花绿绿的人的表演怎么会让中国第一女人如此着迷。 慈禧太后对京剧的热爱程度并不是一个老外所能理解得了。可以说,她是京剧的知音。 先是,宫里的一些演出都由太监们担当,自然也有明文规定,该演什么不 京剧演员谭鑫培,本名谭金福,堂号英秀,艺名小叫天,他的表演自成一派,有“四海一人谭鑫培”,“无腔不学谭”之说,深得慈禧的喜爱 王瑶卿(1881—1954),原名瑞臻,字稚庭,号菊痴,京剧花衫行当的创始人。他集前辈旦行艺术之大成,进行革新创造,开扩了旦行演员的新道路,促进了旦角与生角并驾齐驱的发展他对京剧的改革得到了慈禧的支持。 该演什么。但到了慈禧太后时,这种常规被打破了。她大量地将外面优秀的二簧伶人召进宫来大演其戏。于是,那个时代的艺人如谭鑫培、陈德霖、杨小楼、孙菊 仙、王瑶卿等人纷纷登场,可以这样讲,是慈禧太后捧红了这些人。一个笨到极点的人如果天天看一种东西,也会有所得。更何况,慈禧太后还聪明得很。她经常在 闲暇时候跟别人讲戏剧故事,并且讲得有声有色。在这个时候,谁也看不出她是一位执掌大清国的女王。在看戏的时候,她会跟旁边的人讲述正在上演的戏曲轶事和 男女主角一些规矩。从这一点来看,这位慈禧太后俨然就是一位京剧“票友”。 但这位“票友”可不是一般的票友,她不但拥有残破的大清江 山,还拥有对大清国一切事务的处理权与话语权。京剧就是在她话语权的行使下跨过最关键一步的。我们今天见到的京剧是经过许多京剧艺术家的发展与改良的,在 京剧刚刚出现时,它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其演出的粗糙程度让人不忍目睹耳闻,比如,工唱的行当只管唱,工做的行当就只管翻跟头打把式。也就是说,你看到有个 人上了台,开始唱第一句,那你就要做好他像一根电线杆子一样矗在那一个时辰的打算;一个人若上台就翻了个跟头,那你不用猜,戏台上肯定就是他玩命地不停地 翻呢。 但在当时,人们似乎习惯了这种表演方式,因为人们觉得这就是在演戏,何必在乎它好看与否呢。但后来王瑶卿跳了出来,让电线杆子也动了,让翻跟头的也唱上两句。人们不乐意了,他们本来是看戏的,可这样一来,却像真事了。他们反对,并且很坚决。 慈禧太后站了出来,缓开金口道:“王大演得好。” 于是,就演得好了。 就像是经常来吃饭的客人一样,饭店肯定要白送几个馒头作为回报。京剧界对慈禧太后当然也是迫不及待地回报,回报的结果就是,当时几乎所有的剧目里的太后都是正面形象。 慈禧太后可谓没白作京剧的票友,她时常沉浸在戏台上那些太后的一举一动中。这是一种陶醉,在这种陶醉中,她对京剧演员们可谓是仁慈有加。 2.“仁慈”的太后 帝王的讳有很多,讳属相就是其中之一。慈禧太后属羊,所以在看戏时最忌讳听到“羊”字。大家都知道这点,于是,在给她唱戏的京剧演员绝对不能唱《变羊 记》、《牧羊圈》这一类名字的戏。但有的戏慈禧太后非常爱听,可里面又有羊字。那么,只好改。比如《玉堂春》的原词是:“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好比那羊入虎 口有去无还。”,为了避开“羊”字,只得改唱:“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经常为慈禧太后唱戏的武老生王福寿跟人合伙开了个“羊肉铺”,慈禧太后知道后 就有点不高兴,但她并没有把他捉来杀掉,因为她还要听他唱戏呢。但又不得不惩罚他,于是,她就吩咐下边:“不许给王四赏钱,他天天剐我,我还赏 他?” 这显然是一句玩笑话,她其实并没有生气。但有一次,宫里演《翠屏山》,演员们在台上正唱得投入,慈禧太后突然下令停戏。并且让人把戏提调叫来问道:“今儿这戏是怎么唱的?还想不想当差了?” 戏提调愣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仔细想想,这出戏里没有“羊”字啊。后来向人请教,才知道唱词中有一句:“最狠不过妇人心!”戏提调浑身开始冒汗,当着太后的面唱这一,只被老佛爷骂了两句,真是我佛慈悲了。 京剧演员们因为总得到慈禧太后的厚爱,有时候也就真把她当成票友了, 杨小楼(1878—1938),名三元,杨月楼之子,安徽怀宁人,京剧中有名的武生,享有“武生宗师”的盛誉 厉害的时候,居然有个演员想蒙她。有一年二月二,清宫里耍龙灯,著名武生杨小楼耍珠子,不慎把戏台角上的檀香木架子撞倒了,人皆大惊。 按照朝廷规矩来讲,这就是惊驾,脑袋是要搬家的。慈禧太后立即传来杨小楼,杨小楼赶忙跪倒领罪。慈禧开口就问:“三元,你今儿是怎么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编辑:历史百家乐 本文来源:十一、慈禧太后与京剧

关键词: 澳门白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