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澳门白家乐 > 文史百科 > 正文

意思不分明的分类法律定义之解释

时间:2019-11-23 22:12来源:文史百科
法律规范中的不确定概念至少包括不确定的分类概念,此等概念之适用最能体现法学思维的特点。对于不确定的分类概念,“描述性解释”作为弱化式的形式主义方法,可以发挥作用。作为

法律规范中的不确定概念至少包括不确定的分类概念,此等概念之适用最能体现法学思维的特点。对于不确定的分类概念,“描述性解释”作为弱化式的形式主义方法,可以发挥作用。作为突破,“诠释性解释”所使用的解释手段更为丰富。在这些方法区分中显现着自然科学之认知观和人文科学之理解观的分野。

不确定分类概念;描述性解释;诠释性解释

摘要: 法律规范中的不确定概念至少包括不确定的分类概念,此等概念之适用最能体现法学思维的特点。对于不确定的分类概念,“描述性解释”作为弱化式的形式主义方法,可以发挥作用。作为突破,“诠释性解释”所使用的解释手段更为丰富。在这些方法区分中显现着自然科学之认知观和人文科学之理解观的分野。

关键词:不确定分类概念/描述性解释/诠释性解释

作者简介:毋国平,男,山西夏县人,山西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太原 030006

标题注释:山西省高校教改项目“民法教学中学生民法思维能力的培养”(201305204)。

只要法律规范所包含的“个别构成要素”含义清晰,适用者便必须严格遵守,并以之为裁判依据。然而,法律规范往往不能符合该适用要求,如下情形便是其中之一:它含有涵义不确定的法律“概念”,从而导致认知与适用上的分歧。亦有不同的法学理论对此提供助益。一类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寄望于司法权力的自由裁量,故或者信奉法官意志,[1]21-39或者将法学视为对影响判决之各种“现实因素”的统计以及对法官随后行为的预测。[2]219-224此时,“法”实际上完全被等同于“司法意志”或“现实因素”,适用问题亦名存实亡。[3]172更远一步,有研究者还会将根本视野扩展至伦理学[4]78-86或权力制约关系等层面,这些理论非为本文所关注。

本文所讨论者,乃是对不确定分类概念的适用进行“法学式理性控制”的方法主张;所回答者,乃是其内容及作用为何。概而言之,在整体上,可暂以“形式主义”和“非形式主义”划分之;进而,将“描述性解释”归之于前者,并至少将“诠释性解释”归之于后者。此种归置乃以自然与人文两种科学观的分野为基础。当然,为实现该分析目标,首先需要对不确定分类概念及其性质进行界定。在此基础上,我们一方面努力揭示上述方法对其适用的助益所在,一方面揭示这两种方法立场之间的关系。

一、分类概念的不确定性

不确定概念的种类

就概念工具而言,法学在很大程度上可从自然科学那里汲取养分。就后者而言,作为其主要认知工具的“描述性概念”至少可以被分为“分类概念”和“比较概念”。分类概念强调将特定客体纳入特定类之中,亦是自然科学最为尊崇者。而对于比较概念,根据卡纳尔普,[5]52-60则在分类概念和定量概念之间发挥媒介作用,并用以表明不同客体之间的“关系”,而非绝对的“分离”。在描述和解释活动中,它“比之分类概念”,更能有效地传递信息。因此,尽管该类概念并不确定,却也不为自然科学所排斥。“动物”、“植物”是分类概念,而“比较冷”、“比较黑”是比较概念。此两类概念亦被法学所援用。前者即为形式主义思维中“推论”做法的基础①;而后者即为考夫曼所称的次序概念,[6]124-125根据考夫曼,该类概念在一定程度上来瓦解分类概念所表征的“同一性”。

此外,在法学中,除了上述描述性概念,亦有一类“价值概念”,且并不罕见,它源于哲学上关于“事实术语/价值术语”[7]37-49的区分。此类概念与恩吉施所主张之强意义上的“规范性概念”[8]135-137大致相同,具有“需要满足价值”之属性,且需在个案中以评价方式适用。比如“诚实的”、“卑劣的”、“色情的”等,即为此类。

如此,与本文的讨论主题相联系,可暂将“法律概念”不精确地划分为:分类概念、比较概念及价值概念。其中,尽管比较概念与价值概念具有一定区别,但由于它已超越对事物的事实性描述,而进入较高程度的评价之中,所以可将此二者等同视之。

不确定的分类概念

1.概念的单义明晰性

“概念”与特定语词相联系,从较宽泛角度而言,该语词所蕴含的观念内容(可指向各种性质不同之“存在”)即为概念。一个概念含义确定,通常意指其“单义且明晰”。这种确定性首先通过如下方法予以实现:通过抽象出“有限且彼此分离的”[9]111-113典型特征,描述某一典型的抽象性和共同性,并借此努力包含那些——并非仅仅——具有此等典型特征的具体性和个别性。其次,在科学的观念下,上述有限的界定性特征能够无限趋于如同数学式的精确程度;或即使不能,至少实现较高程度的精确性,以便客观认知能够进行。如此,具备这些典型特征要素的多个具体事物,尽管在细节上并不相同,但由于分享共同的“本质”特征,便在观念上被视为同类,甚或“相同”或“同一”。对此类事物之称谓通常形成上述的“分类概念”。

当法学在认知和适用上奉相当的确定性和客观性为其圭臬时,一种自然式的描述性“分类概念”便当然为其所用。法学亦尽力以其为标准型构其概念。正如拉伦茨所说,法学任务正是“将大量彼此不同的生活事件,以明了方式予以归类,并用清晰之要素加以描述”,并借此决定具体事实之法律意义是否“相同”。[10]318-319只有从具体事物中被剥离的典型特征得以“清晰明辨”时,分类概念才能被视为明晰单义。如上所述,该“明晰单义”主要以“可观察性”和“可测量性”为标准[11]33-37:其一,它们应以描述性术语形式加以呈现,可被经验地观察;其二,它们应以可精确化认知的术语形式加以呈现。

此种自然科学式的确定观与一种形式逻辑式的界定必然相连,尽管两者并不完全相同。根据后者,概念与对象之间的关系可通过一条“词义推论的逻辑规则”来表述:如果所有的语词对象拥有特征M,则X就是概念T。语义是否清晰确定也以该推论规则作为标准进行判断:当一个主张所包含的语词被简化成一个符合,并符合上述规则,从而可用其他符号M与T来解释时,该语词含义即为确定。[12]123-125,147-149我们似可发现,逻辑规则从形式方面提供关于确定性的界定和论证,前述分析则从内容方面实现此目标,两者在本质上具有共同之处。说到底,从内容转向形式,只是从一种局限到另一种局限的转换而已。

2.不确定分类概念的“非单义性”

如果确定性意指词义“明晰且单义”,则不确定性当指“词义不明晰或非单义”。于此,建议区分“非单义”和“不明晰”两种情形。前者意指:一个概念虽然可用特征赋予之方式加以界定,但却可被赋予若干组特征;尽管每一组可能使其语义在该特征要素的边界范围内“明晰单一”,但不同组特征可导致不同含义或被指涉者;如此,该语词在整体上便具有多重含义。当然,这些不同组特征之赋予必须都能落在合理的考量范围内,换言之,具有合理的争议可能性。

另外,如下语词亦可归入“非单义”情形:由于不同——且不能与政治或法律共同体等同之——语言共同体的习惯,赋予同一语词以多种具有各自固定含义的指称,并因此产生歧义的“分类概念”。比如,量词“打”在一个语言共同体内代表“12”,在另一个共同体中则代表“10”;此外,德国那个著名的“鲸鱼肉”案[13]243-244亦可为证。

“不明晰”则意指如下概念:它们属于很难以抽象概念方式赋予其特征,从而亦无法赋予其“确定语义”的语词。换言之,此类概念虽然也可能具有一个“核心意义”,但该意义却不能以上述“特征赋予方式”加以界定和描述。如非要强行界定,可能陷入无意义的循环重复之中。此类概念在法律规范中并不罕见。

就前述三类概念而言,不仅比较概念和价值概念的含义往往无法确定,而且分类概念亦并非如人们所想象,含义能够完全确定。这主要或源于事实特征的多组性和可选择性,或源于日常用法或立法者使用语言的模糊性,或源于其作为心灵创造物的特性。在区分“非单义”和“不明晰”的基础上,前者可用来指涉那些易产生歧义的“分类概念”。比如,债权能否质押,有赖于是以“物”抑或“财产”作为其特征。此外,刑法界曾经关于“强奸既遂”的界定争论,亦是如此。[14]658而“不明晰”则可用来指涉“比较概念”和“价值概念”。这种指向区分意味着,即使人们可以基于那个“不忠实的仆人”——即语言——所提供的机会而主张:“非单义”亦为“不明晰”之一种,但我们仍以——哪怕在较低限度内——能否赋予相关特征为标准,将二者区分开来,并进一步用来界定不同类的不确定概念。本文仅将讨论限定为不确定——亦即非单义——的“分类概念”,而对于后两类“含义不明晰”的法律概念之适用,除在必要时有所提及之外,另文说明。

编辑:文史百科 本文来源:意思不分明的分类法律定义之解释

关键词: 白家乐网址